<address id="zhzxl"><nobr id="zhzxl"><meter id="zhzxl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zhzxl"><listing id="zhzxl"><meter id="zhzxl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zhzxl"></address>
    <sub id="zhzxl"></sub>
      <noframes id="zhzxl"><listing id="zhzxl"><listing id="zhzxl"></listing></listing>

        您當前所在位置:小學 >

        “此一入山終不悔”——扎根深山教育40年,她何以堅守?

        編輯:lilan

        2021-01-14 09:40:52

        原標題:“此一入山終不悔”——扎根深山教育40年,她何以堅守?

          “教育意味著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,一朵云呼喚另一朵云。如果可以,我愿意永遠做那棵樹、那朵云,用自己的靈魂去呼喚另一個靈魂。讓更多的孩子走出大山,遠離貧困。”

          ——江西省奉新縣澡下鎮白洋教學點鄉村教師 支月英

          40年前,19歲的支月英成了江西奉新縣澡下鎮貧困深山里的一名鄉村教師,兩條麻花辮,一身無畏感。

          40年后,她仍如此。

          辮已泛白,身已疲病。

          她說,40年,有愧,無悔。

          她說,40年,很苦,很值。

          40年,一生只為一事,1000多名孩子在山里小學啟智;40年,她以教為器,帶領山里孩子走出脫貧第一步。

          是什么讓她從青春年少堅守到耳順之年?

          支月英與孩子們在一起。新華網發

          01 燃燈

          “你要是去了那山里頭做老師,我一輩子不認你這個女兒!”曾經,心疼她的媽媽想這樣留下她,甚至在臨終前對她說“下山吧,媽求你了!”;

          “就你覺悟高,我配不上你!”曾經,看到夜雨打濕床鋪、無處落腳的住宿房間,憐惜她的丈夫這樣無奈咆哮;

          “我覺得我不是你的孩子,那些山里娃娃才是你的孩子!”曾經,被冷落的女兒這樣對她哭訴。

          家人不是不懂她,是太懂她,卻又無法保護她。

          40年前,從南昌進賢縣到這里,她不是不想后退:“下山,待下去命都要沒了!”上山第一天,看到山里人的極端貧困、感受到山里清冷孤獨、夜晚蟲獸侵擾的支月英曾想。

          當陽光照進房間,門口一堆孩子們瞧見這位新來的老師,那一雙雙純樸的眼睛里,盡是新奇、期盼,還有不安。

          支月英永遠記得那個早上,那群衣衫破舊的孩子們,眼睛里的渴望之光。40年,這是她一直守望的光。

          她留了下來,無懼孤離,無畏艱辛。

          她要成為孩子們的光,照亮他們出山的路。

          從此,在崎嶇的山路間,拿著手電筒的支月英“嚇”大了膽子,習慣了夜路;

          在簡陋的宿舍里,支月英自制的煤油燈、買來的馬燈,昏黃的燈光伴著她,成為她的伙伴。

          靠著一束光,支月英在崎嶇的山路間來回,膽子就這樣“嚇”大;

          借著一束光,支月英把知識的火種埋進孩子們心里,點亮他們啟智之路。

          一年又一年,從“支姐姐”到“支媽媽”,再到“支奶奶”,無數次有人問她:支老師,你會走嗎?支月英回答:我走了,孩子們怎么辦?沒有知識,他們一輩子都只能在山里受窮。世上有些事總要有人去做,為什么帶他們走出貧窮的不能有我?

          面對困苦與奉獻,當很多人詰問“為什么是我”時,支月英卻問自己“為什么不能是我?”

          一年又一年,山路告別了泥濘,校舍告別了破舊、昏暗,孩子從少到多,又從多到少,到了退休年紀的支月英,還是這山里的“支老師”。

          聚是一團火,散作滿天星。40年,兩代人,1000多個孩子,很多孩子走出大山,實現自己的夢想。

          從點亮一間教室,到點亮山里的一片天空。支月英悄然間成為扶貧扶智路上的踐行者。

          支月英牽著孩子們走在山路上。新華網發

          02 明心

          “女孩子,總歸要嫁人,讀什么書?”

          “家里窮,讀不起了,讀不讀都一樣。”

          “孩子讀不讀書是我家里的事,你管不著!”

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知識改變命運,然而,過去的山里人卻不是人人都這樣想。支月英卻不愿意一個孩子離開她的教室。

          “誰家還沒個難事,這是我剛拿的工資,你拿去用,孩子絕不能不讀書。”支月英掏出自己的工資。

          “孩子的學費我先墊著,讓他先上學去。”多少次,支月英說著這樣的話。

          “女孩子讀書有出息了,才是你的福氣!”一次次走門串戶,支月英把輟學女孩拉回學校。

          學費墊著墊著,有時買米買菜的錢都沒了著落,支月英厚著臉皮借錢生活。

          一得空,她跑到高處的林場去給大卡車裝毛竹,賺來的錢又補貼到孩子們身上。她不僅資助自己學生,有機會還資助其他貧困孩子,那點工資哪里夠花?

          “別人當老師賺錢,你當個老師倒貼錢!你吃這么多苦,是為了什么?”面對這樣的質問,支月英笑而不語。

          苦,是真的苦。

          都說支月英是“女漢子”:過去,挑著七十多斤課本走一彎急過一彎的朝天路;騎著大大的“男款”摩托車在山路間風馳電掣,騎壞了6輛摩托車;病痛纏身時依然咬牙上課……

          有一次,她擔著自己的女兒和一些課本書籍上山,好不容易爬過一個山頭歇腳,活潑的女兒卻自己往山下跑了老遠,支月英哭著喊:“你讓我哪來的力氣帶你天黑前走回去?”

          有一次,騎著摩托車的支月英一個不留神,從車上重重摔下,滾下山坡好遠……

          有一次,支月英跟車拉毛竹裝運時出了車禍,昏迷了很長時間才蘇醒過來……

          有一次,發著高燒的支月英仍堅持上課,昏倒在講臺邊……

          都說支月英是“全能老師”:學校教師少的時候,甚至有時只有她一個教師時,她什么課都教,什么年級的孩子都帶;村里孩子留守兒童居多,她管課又管飯,有幾年還要照顧留宿孩子們起居;家訪時了解到孩子家長不識字,她做起了“文化掃盲”,把扁擔往地上一扔:“這是漢字‘一’噢……”

          樂,是真的樂。

          “支老師,明天我就到鎮上的學校上學了,我能不能親你一下?”一個即將離開學校的孩子悄悄對支月英說。

          “支老師,你喜歡吃筍嗎?明天我挖給你吃啊。”一位手腳勤快的孩子總對支月英說。

          “支老師,我們陪你一起送遠一點的同學回家吧?要不然你送完他們回來,就只有一個人回來呢!”一些孩子主動當起“護花使者”。

          “支老師,中午到我家來吃艾餅!”“支老師,晚上去我家吃散燈面!”一家家都來“搶”支老師了。誰家有喜事,都要請支老師去當“支客”。

          在支月英的努力下,村里的孩子沒有一個輟學。在“潤物細無聲”中,小村莊的脫貧致富一點點從夢想照進現實。

          支月英與孩子們在一起。 新華網發

          03 引路

          曾經有人問支月英過去的學生:對山里孩子來說,老師意味著什么?學生回答:就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樣。

          師者,何止傳道、授業、解惑?更是他們人生路上重要的引路人。

          從縣城到澡下,近20公里。從澡下去泥洋,約40公里,以前是黃泥路、砂石路,在崇山峻嶺間盤旋的水泥路,近年才修好。即便如此,從澡下鎮驅車至泥洋山肩上的白洋教學點,需一個半小時。

          走出大山,擺脫貧困,是山里所有人的夢想。為了圓這個夢想,支月英選擇留在大山、走進更深的大山。

          2000年,其他教師都逃離了,一所小學、兩個教學點的教學和管理工作,全部壓在她一人身上。她仍堅定地在“連峰路朝天”的泥洋山上飛馳奔走。

          2007年,擔心她身體的丈夫偷偷托關系把她調下山。“我走了,孩子們怎么辦?”她不忍,又留了下來。

          2012年,泥洋教學點撤銷,年齡偏大、身體欠佳的支月英被安排到條件較好的中心小學去任教。得知消息的白洋村村民,聯名請支月英去白洋教學點任教。支月英又一次上山了。“別人都往山下走,你卻越走越往深山里去。”

          這樣的“逆行”,支月英從不問條件、不求回報。她要為孩子們,趟一條靠知識出山的路。

          右耳失聰、右眼失明。不敢相信,幾年前她已是殘疾人。甲狀腺功能減退;高血壓引起視網膜出血,導致右眼失明;聲帶結節,不能喝涼開水;雙腿靜脈曲張,動了14刀,走路不能快。這其中,有的是職業病,有的是她長期一人執守大山講臺而延誤診治所致。

          舍一生青春歲月,換一群絢爛童年。支月英常說自己無所成就,若有,便是孩子們的成就與明天。

          那個曾經讀不起書、被支月英資助的學生劉強,到工業園區做起了“小白領”,成為一家人的希望;

          那個聰明女孩彭小紅,成為村里第一個本科大學生,在廣州成就了自己的一番事業;

          那個自己和母親都是支老師學生的女孩涂莎,和母親先后都走上了三尺講臺,成為人民教師,托舉起更多孩子的夢想。

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如今,不論是泥洋村小學、白洋教學點,還是奉新縣澡下鎮的其他學校,辦學條件得到極大改善,這里也有了年輕的支教老師,教育均衡正在逐步實現。

          盡管只有9個孩子,盡管年紀一年大過一年,支月英沒有想過退休。“只要孩子們需要,我就會一直堅守在這里。”

          當白洋教學點新校舍建成時,支月英為學校設計了一個;眨喝镁G樹之間,一只白鴿展翅飛起。綠樹,是這大山,白鴿,是每一個能自由飛出大山的孩子。校舍的墻壁上,寫著一句打動人心的話:給孩子溫暖,給孩子希望,給孩子夢想。

          一如支月英,一生只為一事的真實寫照。她和無數用責任與愛心投入脫貧攻堅之戰的人一起,不因有希望才選擇堅守,而因堅守才有了希望。

        (責編:郝孟佳、熊旭)

        標簽:

        ● 相關推薦更多>>
        ◇ 熱點關注
        ○ 各省小學熱訊
        俄罗斯一级AA,亚洲裸男Gay自慰网站,国色天香免费高清在线观看

        <address id="zhzxl"><nobr id="zhzxl"><meter id="zhzxl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zhzxl"><listing id="zhzxl"><meter id="zhzxl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<address id="zhzxl"></address>
          <sub id="zhzxl"></sub>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zhzxl"><listing id="zhzxl"><listing id="zhzxl"></listing></listing>